Kilig

咸鱼中,lof只点爱心和小蓝手啦

[喻黄喻]夜袭

*给基友夜夜的生贺段子w(虽然是拖了很久的ry(。

*原本是喻黄,写完发现,啊,其实黄喻看起来好像也差不多的样子……所以两个tag都打了,请见谅。

*脑洞来自自己……对我就那种有风湿的人ˊ_>ˋ虽然不在G市不过在G省,连日大雨我都快哭了好吗……




    

一道惨白的光一闪而过。

紧接着,是雷声轰鸣。

喻文州原本闭着的眼睛也忍不住睁开来,他偏头看了看窗外。从窗帘漏下的缝隙中可以清晰地看到窗户外面,闪电划过时有如白昼。

他睡不着。

 

现在是5月,G市正是多雨的时候。而这次更是连着下了一周的暴雨。

前几天的时候倒还好,什么事也没有,但是今天下午训练的时候他就隐隐觉得膝盖关节有点发疼。喻文州面上一直都没说什么,而且快要到季后赛了,蓝雨这一赛季也是稳稳当当地进了季后赛,他不想说出来让大家担心,影响状态。

关节疼,这个东西每次下雨的时候不一定会发作,但是发作的话,一定会下雨。嗯,是什么毛病,他知道的,也看过医生。这个平时不怎么影响训练和比赛,所以他也就一直放任这个病了。

隐约的疼痛放在别的时候都好说,喻文州总能找到事情去迫使自己分散对疼痛的注意力,因为是职业选手,怕吃多了止痛药会有影响,所以喻文州能忍都是忍过去的。

只是……在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候,实在是无法忽略了。

他又闭上眼,在心里思考着下一场比赛的对手。

 

“啪嗒——”

开锁声在这时显得有点突兀。

喻文州被惊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继续安静地躺在床上。

大半夜有自己房门钥匙还会闯进来的人,整个蓝雨就只有那么一个人呢。

 

黄少天躺在自己宿舍的床上,窗外时不时打个雷,实在有点烦人。被惊醒之后他一时半会睡不着,只好放空脑袋想点别的东西。

脑子里一会儿划过自己训练营时和那个人一起训练,一会儿又浮现第六赛季他和那个人一起登上领奖台,拿着冠军奖杯。

不管想什么,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喻文州。

完了,这真的不太好啊。

黄少天感觉到自己的脸好热,只好用双手捂住它。

突然他想起下午和今晚训练时喻文州的神色,虽然和平时一样,但是今晚似乎更疲倦。训练量没有增大,喻文州也应该没有可能自己加练,那么……

“轰隆!”

又是一道雷。

黄少天像是想起什么,从床上爬起来翻出了喻文州房间的钥匙,准备悄悄地溜过去看看。

反正夜袭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做。

 

他尽量放轻脚步,熟门熟路地摸到喻文州的床边。自家队长的房间的每个角落他早就摸熟了,就算不开灯也完全没问题。

黄少天坐在床边,看着喻文州安静的睡颜少有的发起了呆。

结果呆还没发多久却突然被喻文州半拉着俯下身,喻文州笑着说:“少天,你这是想夜袭?”

“呃……”黄少天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他都忘了如果喻文州真的是关节开始疼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睡着的——至少从他知道喻文州有这个老毛病开始,每次都是。

黄少天眼神有点飘忽,“哈……我这不是担心队长你吗?最近G市老是下雨我就想你会不会又疼怕你睡不着所以来陪你啦,不是夜袭!我又不是那样的人队长你还不知道吗……”

喻文州笑着看着黄少天有点心虚的样子,支起身体亲了一下黄少天的嘴角。

黄少天马上就闭嘴了。

他听到喻文州说:“我知道。”

什么都瞒不过队长啊……

“队长你是哪里的关节疼?我给你揉一揉?”

“左边的膝关节,麻烦少天了……不过不要弄太久,一会儿就可以了。不是那么疼的。”

“我知道啦队长你在担心我怕我睡不够嘛,不过这句话不是应该我来说吗现在都凌晨了哦,你不会一直都没睡着吧怎么不喊我过来呢你喊我我肯定来啊,如果今晚我不偷偷进来你是不是打算一直忍着啊……”

黄少天边揉边念着,慢慢地他放低了声音,再过一会儿他听见喻文州安稳的呼吸声。

 

“晚安。好梦。”

 

-END-


评论 ( 5 )
热度 ( 20 )

© Kil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