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ig

咸鱼中,lof只点爱心和小蓝手啦

[索夜索]龙的祝福

*收录在合志《Halation》

*索夜,不过我看了好几次之后还是觉得这个是索夜索……人物性格有参照喻黄^^

*因为夜雨声烦觉得秒出戏【x】所以给改成了夜雨……都懂的




“呼——”一身黑袍的术士忍不住呵了口热气来暖和一下自己冻僵的手。即便是在自己身上下了魔法,他依然抵不住阵阵寒意的入侵。这个冰洞很大,岔路也很多,他只能谨慎地利用探测魔法慢慢找寻正确的道路。

在走进这个冰洞没多久,术士就发现这个洞穴曾经,或者现在还依然有龙居住,这让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可能出现的危险。越往里走他心越沉,因为种种迹象表现出这个洞穴,并非是没有主人的——

当他走到一个巨大的冰洞中时,出现在他面前赫然是一头正在沉眠中的银龙。

姑且不论为什么一向喜暖的银龙会出现在这种长年阴寒的冰洞中,术士头疼地发现,眼前这头巨龙正因为感到了陌生的来客而苏醒。

术士的手杖顶端仅闪着微光,但洞中的冰柱将这束微弱的光线折射四散开来,令周围一片明亮。眼前的这头银龙,体型巨大,身上鳞片光滑灿亮,光线打在他身上,意外地呈现一种美感——看起来就像一个用银雕出来的艺术品。对龙族有相关认知的术士却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是一头成年银龙。这意味着他对于人类是较为亲近的,没有红龙那样一点就爆的脾气;但让他内心又有些焦虑的是,这毕竟是高贵骄傲的巨龙,被人入侵居住的洞穴,即便温和如银龙都难保不会生气。不过现下的情况……自己逃跑也来不及了,说不定会惹怒眼前的大家伙。术士这么想着,将内心的些许慌乱压下去。

“是你叫醒我的么?”银龙发出的低沉的声音在巨大的冰洞中回荡。

“是的。”他不紧不慢却又有礼貌地答道,这个术士的声音像精灵一样,悦耳动听。

“你叫什么名字?”

“索克萨尔。”

“噢索克萨尔,嗯名字还不错。你可以叫我……”银龙想了想,“算了我那个名字太长了,我看你一时半会儿也记不住,叫我通俗名吧,夜雨,我叫这个。”

还没等索克萨尔作出反应,银龙又自顾自地说起话来:“我这一觉睡得似乎有点久啊?感觉全身都不太舒服。我猜猜,你是要来找我希望做我的龙骑士?嗯?是个术士啊……这让我想起我的一位故友。”

银龙说着说着便又停下来,突然他的四周有一阵烟雾升起。这让索克萨尔有些错愕:是银龙化形。

按理说,龙应该不会这么随意地化形才对……

夜雨的化形是一个剑客,身着一身银甲,发色却是灿金色,眼瞳不再是巨龙形态时的银灰,而是宛如天空般透彻的湛蓝色。估计是为了化形之后更方便活动吧。

他先是活动了一下身体来适应化形后的身体,然后看见索克萨尔站在原地,只是静静地打量着自己,目光中并没有普通人见到巨龙的恐惧、心慌等,他的眼中流露出的只有对于龙这种上古生物的赞叹。

和以前见过的人类不一样。不,说不定和他见过的所有人类都不一样。夜雨想。

“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吧,术士就是爱把自己的样貌遮掩起来。其实为什么一定要遮掩呢,难道说术士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你们血液里天生就带有魔法天赋,虽然每个人都会不一样不过也没什么好遮掩的。”

索克萨尔拉开自己兜帽,并不同于大陆上大部分人的金发蓝眼、银发碧眼,亦或是黑发黑眼,他却是银发红瞳。这在人类中极为少有,但这确确实实是个古老的血脉,而这支血脉往往会诞生许多天生具有魔法天赋的人,即术士。

可眼瞳那与恶魔相似的妖异的红色决定了大部分人都不会对他们产生好感。

“您说得对,这没有什么好遮掩的。”索克萨尔笑了笑,“只是有的人总是会多想。”

而且我有点冷,索克萨尔在内心补充。

夜雨拍了拍他的肩,“人类就是这样麻烦,啊你要相信我所说的并不是指你,我指的是那一部分人。你也可以不必用尊称,我其实挺随和的,那些一套一套的说辞你也可以不用,我听了就觉得烦。”

然后他让索克萨尔看着自己,他就这么直视着索克萨尔,化形之后也依然掩盖不了夜雨是头巨龙的事实;但索克萨尔眼中并无惧色,他也就这么坚定地看了回去。

夜雨从他眼中所能看到的,只有不灭的光。

 

***

 

图书馆的角落里,除了沙沙的笔划声,剩下的便只有安静。索克萨尔已经连续来这里好几天寻找自己所需的资料了。他本来想让夜雨自己到处去逛逛,建议尚未提出来,夜雨便一脸严肃地说我们签订契约不过数月,这么快你就要抛下你的龙在图书馆里逍遥快活么。

索克萨尔哭笑不得。先不说图书馆里如何能“逍遥快活”了,这世上也没有人类敢抛下与自己签订了契约的……龙。他只是不想夜雨陪着自己闷而已。这一年来的接触他基本摸透了这头银龙的性子,爱说话这一点从一开始他们相遇就体现出来了;而他对于和人类相处的态度也十分温和,平日里的行为就像是一位骑士一样。

夜雨有些得意,那是当然,我可是一个正直的银龙!你知道么,不是所有的龙都像你们想象那样的,龙是高傲,但并不代表每一个龙族都看不起你们。其实你们之中说不定就隐藏着龙,他们混迹在冒险者中与你们一同历险;或是成为一个吟游诗人歌颂龙的历史;甚至是摇身一变成为人类贵族……这都是有可能的。

毕竟……我们的生命太过于漫长了。

索克萨尔沉默。

 

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在记录笔记时走神,这可不像是他会做的事情。刚刚索克萨尔恍惚间想起了来图书馆前的小插曲,夜雨说那句话时候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种与他平时开朗的表现不同的样子对于索克萨尔来说实在是太难忘记了。

龙几乎拥有永恒的生命。

对于夜雨来说,他的生命只能算是夜雨做过的一场梦。一梦醒来,一切都不复存在。当初他们相遇的场景至今仍清晰地存在与索克萨尔的脑海里。

从那时起,有什么便悄悄发生了变化。而索克萨尔自己,也是一个与龙签订了契约的所谓的“龙骑士”。契约将他们的宿命连在一起,对于他来说,影响该是一生的;对于夜雨来说,这是一场能让他久久不能忘怀的梦。

签订契约前,他看着夜雨,问他,你是认真的么?

夜雨也看着他,那是当然啊,难不成你不想拥有一头龙?你这个想法说出去会被人羡慕嫉妒恨至死的好么,多少人梦想着和我签订契约难道你不想?!你太伤我的心了啊索克萨尔!!说着还用手抚上了自己的心口,一脸悲痛。

索克萨尔被他逗笑了,也没有再说什么。

或许就算没有那一份契约,他们之间早已有什么将他们紧紧地绑在一起了吧。

回过神来发现趴在桌上睡得天昏地暗的夜雨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他用手撑着脸看着他,眼里有掩饰不住的笑意:“真难得会看见你走神,想什么呢?”

索克萨尔微微笑道:“你猜。”

“次次都要我猜!每次还都猜不中!这次我才不上当了,你就说呗。”

“想起了我们刚刚初遇那一会儿……”

“啊我还记得,你说你是要去找那个什么花做药剂是吧,而那朵花还凑巧就在我居住的冰洞里生长。其实我想说很久了,你当时其实挺冷的吧?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我的视力可是不错的,你在发抖,虽然动作很轻。”夜雨都忍不住想吐槽那术士袍就像法师袍一样单薄,他也不嫌冷么。

“当时我的魔法还不怎么好。如果能像现在这样的话,其实是没有问题的。”索克萨尔放下手中一直拿着的羽毛笔,揉了揉手腕,“现在……都要多谢你。”

“……咳。”夜雨眼神有些飘,索克萨尔看他这幅样子就笑了。夜雨总是会在一些细微的地方害羞。

“我还想到了你前两天说的那句话。”

夜雨皱了下眉,说:“我就随口说说,你还放在心上了么。”

“我知道。可是夜雨,”索克萨尔的声音放低下来,他叹了一口气,“这也是事实。”

“……”

他们属于不同的种族,一个天资聪慧,一个是不知活了多少年的银龙,这一年来发生的事,他们内心翻腾汹涌的感情,对方的表现,两人之间的默契度上升……种种细小的变化都是不能逃脱他们的眼睛的。二人心照不宣。谁都没有真正地戳破这层薄薄的纸。

在无限的时间的河流里,人生仅仅是微小又微小的波浪。(*1)

时间是他们最不可跨越的鸿沟。

许久之后,索克萨尔突然说:“夜雨……给我一个祝福吧。”

“啊?什么?”夜雨没反应过来。

“龙的祝福。”

接着他便想起来了,那是之前四处游历时他们曾在吟游诗人口中听到的一个传说:

传说被龙亲吻过的人,都会得到龙的祝福。从此龙的祝福将伴随着他,直到永远。即便死亡都不能剥夺灵魂上的印记。

“我以为你不会信这些东西的,看来我还是不够了解你。”二人之前的气氛终于不像之前那样沉闷,夜雨撑着桌子将上身探过去,俯视着索克萨尔。“那么你想我将印记标在哪里?”他的话语里还带着一点暧昧。

“你说呢?我亲爱的夜雨。”索克萨尔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唇。

“如你所愿。”

柔软温热的唇覆盖上来,停留了数秒。

“赐予你龙的祝福——直到永远。”

 

 

*1:出自郭小川的《望星空》

 

-FIN-



评论
热度 ( 23 )

© Kil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