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ig

咸鱼中,lof只点爱心和小蓝手啦

[泽非]牙痛的时候就来请召唤我吧~哥哥~☆

*旧文搬运




现在是早上8:00。


路明非一脸怨念窝在沙发里,看着表情万年不变的主播播着《早间新闻》。


家里没有人,叔叔和婶婶都带着那个身高160、体重也是160的路鸣泽表弟不知去哪个国家旅游了,留路明非一个人看家。


今天只是暑假里的一天,平常却又不平常的一天。


本来这个时候他应该在睡大觉的,或者也可以打打星际,但是此时此刻他完全没有那种精神和动力去了。


原因?噢原因就是——他、蛀、牙、了!


蛀牙的原因不必多说,总之一句话就是他昨天吃了很多甜的东西。


吃这么多甜的东西不蛀牙的话牙医会哭的呀☆


路明非痛苦的垂下那颗长满杂草的头,他右边的脸颊已经肿得比左边的脸颊大了不知多少倍。而且他能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蛀牙们一脸淫笑的对他牙齿干些奇怪的事。


“哦呀哦呀,哥哥你总是想一些奇怪的东西诶。”路鸣泽的声音在他前方响起,懒洋洋的,跟平时不一样。


路明非懒得理他,也没有被他突然出现吓到,反正都习惯了这个自称是自己弟弟的小恶魔随时随地的冒出来。


更何况他现在牙实在是疼得无法说话。


路鸣泽看路明非没理他,于是从地上站起来,然后走到他面前,弯下腰,轻轻地……戳了一下路明非右边的脸颊。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路鸣泽泥个屎小滚干甚摸啊(路鸣泽你个死小鬼你干什么啊)!!!!!!”


路明非的脸瞬间扭曲,然后跌到地上滚来滚去。


刚刚路鸣泽虽然没怎么用力戳,不过这个痛还是够他受的了。连说话都咬不准字了。


路鸣泽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路明非泪眼汪汪的在地上滚来滚去而且嘴里不时会冒出一两句咬字不准的咒


骂接着就被痛到然后又开始滚的样子确实有一种很微妙的……愉悦感。


等路明非终于安静下来,他才发现今天路鸣泽并没有穿那套非常正式的西装,而是一套很休闲的家居服。


他慢慢爬起来,然后坐在地上,看着心情十分不错的路鸣泽,问:“今天……你……来找我……干……什么?我……可没有……准备……找你……”


“哎呀哥哥我这不是感受到你的痛苦所以来找你了吗?为了好好回馈上次对付大地与山之王的时候你使用我的服务,所以今天我可以帮你免费治疗牙痛哦~”路鸣泽一脸【看我对你多么好啊哥哥你怎么就不召唤我呢保证服务到家无后顾之忧】的表情。


我靠你直接说我想拿你性命不就够了么。路明非心里默默吐槽,但是碍于牙痛他没有说。


“这怎么行呢,这可是违反了我们当初定的契约呢。”路鸣泽笑得更开心了,就算路明非不说,就算他不用读心,他都能猜出路明非此时的内心活动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路明非一脸恐惧,这家伙还会读心?!


路鸣泽在他面前坐下,“哥哥你想说的东西全表达在你脸上了,所以完全用不着我读心哦。”


……艹。路明非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既然……你是来……帮我……治牙痛……的……那就……快点……老子……疼死了……”路明非一脸苦逼,从小到大他都不知道原来牙齿痛起来是这么要命的,此时此刻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被凯撒用各种原因找麻烦也不要牙痛!!!以后再也不吃甜食了!!!


“哦原来哥哥喜欢的不是诺诺不是楚子航而是凯撒啊~”路鸣泽盘着腿,一手撑着下巴,用那双黄金瞳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你才喜欢凯撒!还有为什么把师兄也扯进来!!哪里不对好吗!!!路明非在心里怒吼,反正路鸣泽肯定也能猜到。


不过路明非被他盯的毛毛的,为什么他会觉得有股寒意爬上来?他又哪里得罪小恶魔了?


在路明非充分发挥他想象力思考自己到底哪里得罪路鸣泽的时候,路鸣泽的手偷偷的——戳了一下路明非的右脸颊。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像杀猪一样的吼声再次回荡。


“靠谁一大早像猪一样吼啊你不睡还不让人睡吗!!!”楼上那个日夜颠倒的上班族终于忍不住了对着楼下路家吼了一句。


路明非迅速收声,他可不想婶婶回来时又找理由训他。


……咦等等哪里不对?


“现在……不是……在你的……幻境……里么?”路明非看着保持用手撑脸没动的姿势的路鸣泽。


路鸣泽耸了耸肩,“我可没说是啊。因为哥哥你的50%的生命,所以我现在可以在现实世界出现了哦。只是时间不能太久。”


原来是我这个蠢蛋让一个祸害能够自由的出入么……路明非各种懊恼。


“嘛,时间不多了,不跟哥哥你闲扯了。来吧我可是个专业的牙医哟~”路鸣泽直起身,整了一下根本没乱的衣服。


什么时候你变成牙医了!兽医我还信牙医是什么啊!你别拿我牙齿的性命来开玩笑你个无聊黑心的恶魔!


路鸣泽挑眉,“哥哥你不信?”


“不……我信……”路明非焉了,此时此刻为了赶快脱离苦海他就信了吧,反正这个小恶魔也没骗过他……


“那……我开动了哦~”说完,就用手勾起路明非的下巴。


“嗯……?唔唔!!”路明非还没理解开动是什么意思,路鸣泽就亲了上来。


卧槽这是初吻啊啊啊啊你特么的!!!还老子的初吻回来!!!路明非怔怔的瞪大眼睛看着他。


路鸣泽稍顿了一下,他轻声说:“哥哥,接吻要闭上眼睛啦。”


路明非想也没想居然就闭上了!


我靠……我这么听话干什么!!终于反应过来的路明非开始想挣扎,但是路鸣泽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硬是没能挣扎成功。


路鸣泽捏起路明非的下巴,迫使他打开嘴,然后趁机将舌头滑了过去,慢慢地舔着路明非的牙齿。时不时还逗弄一下路明非的舌。


路明非被他搞没力气了,而且他也从没接过吻,所以两三下就没气了。


“真弱啊哥哥”路鸣泽似乎有些不舍得地离开他,蹲下来看着路明非脸红红、愣愣的样子。


路明非大脑停止思考N秒后,终于回过神了:“……弱你妹啊卧槽那是我初吻啊!你特么的都干了些什么……”


说到后面路明非就没底气了,他的牙……似乎真的不痛了。


路鸣泽也没有生气,他像一个偷吃到糖果的孩子一样笑了起来。


一个开心的笑容。


路明非看着他,阳光透进窗户照在他们身上,使人感觉特别温暖。


就像一个天使一样。


呸呸呸怎么可能,这家伙怎么会是个天使!


“那么,下次哥哥也还要多多召唤我哦,我可是一直都等着啊……”路鸣泽说完这句话就消失了,就像他之前无声无息来的一样。


“什么嘛……”路明非低下头,刚刚路鸣泽的温度,似乎还留在唇上。


他站了起来,发现桌子上还有一盒止痛药和一张字条:


哥哥,

要是牙还痛的话,最好去看牙医,别吃太多药。


路明非把字条小心翼翼地收起来,他觉得此时此刻自己的行为,就像一个暗恋男生的小女生一样。


“啊呸呸呸,都是路鸣泽的错。”路明非甩甩头,不再去想这件事。


只是自己还是很小心的把字条当成珍宝般收起来。


一直都还站在门外的路鸣泽无声的露出了笑。


别扭的哥哥。


-END-


很久以前写的文啦,搬过来充实一下吧……

泽非真的很萌啊^q^

评论 ( 4 )
热度 ( 73 )

© Kil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