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ig

咸鱼中,lof只点爱心和小蓝手啦

[原耽]护法心里苦,但他不说

盟主×魔教护法,燕望舒×楚云奚。

 

第1章

是日,天朗气清,万里无云。

魔教护法一手端着一碗闻着就又酸又臭的乌黑药汁,一手翻着手下递上来的文书。

突然间,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护法右眼皮跳了跳。

就见手下甲一把推开门,大喊:“不得了啦护法大人!教主不见了!”

教主不见了!

不见了!

不见了!

晴天一道霹雳。

 

第2章

传闻魔教上下都是一群穷凶恶极之徒,个个长得魁梧高大,凶神恶煞,走在路上分分钟吓哭小孩子的那种。

然而护法是一个例外,他一身武功平平,撑死也就是延年益寿,成天摇着把折扇,还病怏怏的。

可他长得好呀!什么风度翩翩,面若冠玉,貌若潘安……能想到的好词儿全都能放他身上。加上他身有顽疾,身板看起来还有点弱不禁风,惹人怜爱,真是好一朵娇弱的小白莲!

于是思想龌龊之人都纷纷脑补了什么因为是魔教教主看上他的相貌才让他做护法。

然而真相其实是教主觉得魔教颜值太低了,护法长得如此貌美又有如此能力,必须收进魔教当个吉(苦)祥(力)物!

然后教主就每天惹是生非……啊不,收拾弥补中原正道武林对魔教的坏印象去了。

 

第3章

护法心里苦,还不能说。

他吩咐人看好魔教事务,没有大事别来找他之后就出发了。按照教主的脑回路,他不亲自出马是肯定找不着人的。

唉!

明明只是个护法,却过得比谁都痛苦。还没人理解。还得拖着病体到处跑!有没有天理!

 

第4章

就这么走走停停了去了半个月,护法在酒楼里看着手里根据手下和魔教各分舵汇报上来的情况,总结出教主最后一次出现是在云图城附近,出城进山之后就没回来了。

护法心里咯噔一下,这云图城较为特别,城附近的有个月牙峰,地势险峻,易守难攻。山上有个山寨,规模巨大,朝廷派兵攻打多次都无用,江湖门派也曾围攻过就是攻不下,最后发生内斗,由现任当家出面签订协议才安稳下来,也没再做过什么坏事了。

教主……莫非……被……山寨里的人掳去了?!Σ(`д′*ノ)ノ 

不能怪护法有这种想法,想想教主以前因为长得老实面善人见人欺,三天两头进贼窝,不过教主武功不差,就算在中原武林也是一等一的高手,每次都把贼窝顺便给捣了。

……虽然最后的结果都是正道认为是这些山贼惹怒了大魔头被灭的……到底是为什么正道总对魔教有偏见?!就因为魔教称作魔教吗!我们不服!

扯远了。

护法觉得自己的想法真是不要太接近真相。他有点苦恼,微微蹙眉,眼里藏着万千愁绪,好一副忧郁美人图。

而不远处坐着的武林盟主就这么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再也移不开自己的眼睛了。

 

第5章

在护法一边想该怎么办一边恨不得把教主吊起来结结实实揍一顿最好打断腿让他老老实实呆在魔教哪也别去的时候,盟主忍不住凑过来搭讪了。

“这位兄台,请问……”

护法抬头一看来人,只觉得心跳加速……并不是一见钟情,而是他又犯病了。

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晕之前还想,这什么运气啊随便进一家酒楼都能遇到武林盟主?!

你逗我呢!?

同样受到惊吓的还有盟主。他也没想到自己话没说完对方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晕了过去,顿时手足无措,但是还是下意识地接住了往后倒的身子。

哎呀,真软啊……呸不是!我在想什么!盟主唾弃了一下自己,连忙将晕倒的护法抱起来抱回自己的房间。

完全无视了朋友的意味深长的眼神。

 

第6章

盟主让大夫——其实就是自己那位好朋友——来看看,朋友一把脉,表情凝重。

“他怎么样了?”盟主十分紧张。

“这病难治。”朋友十分严肃,说道,“这位公子的病是很早以前落下的,没有彻底治好,一直拖延,之前也不知他吃的何药,虽然效果显著但是却有一定毒性,病加毒,他的身体不太好。”

“呜……我家少爷就是命苦哇……”护法的小跟班哭哭啼啼地说,背起了出门前护法千叮咛万嘱咐“万一出了什么事有人问我的背景你一定要记得麻溜地背出来”的东西。总结一下无非就是“少爷自小身体孱弱还不幸家道中落最后只有主仆二人相依为命”的这种小话本常出现的故事。

听得正直的盟主不由同情心泛滥,只想将这人好好捧在手心里呵护……嗯?哪里不对?!

而朋友则若有所思。

这时被小跟班鬼哭狼嚎的哭喊吵醒的护法慢慢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身体已经没有那么不舒服了。听到旁边有动静,护法和盟主他们都朝对方那里看去……

啊啊啊怎么还是他!护法绝望地想。

虽然很想又晕过去,但是护法还是很坚强地装作自己并不知道盟主,只是一时发病了吓到你们真不好意思。

心里一边流泪一边想,幸好自己真机智让小跟班提早背了那一串连自己都快不记得的故事,唉。

不然堂堂魔教护法就这样被武林盟主逮住了这种事绝对可以让正道和邪道笑一个月。

 

第7章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之后,盟主硬是跟着护法上路去往云图城了。还让自己的朋友先走了。

《武林盟主速成大法》中第一条:想要得到武林盟主的位置,首先,你要脸皮够厚。

就这么纠结着走了两天,护法都快崩溃了。

前面已经提过,因为不靠谱的教主,所以可怜的苦力护法一手包揽了魔教上下的事务。尽管出门前将大部分事务交给属下,但是还是有紧要的事情嘛。那个魔教专用的传信飞鹰已经跟着护法跑了一天了……

“燕兄,不如我们找间客栈休息一下,时间不早了。”护法轻摇扇子,微微笑道。然而他在心里腹诽,那只鹰!对就是你!敢不敢不要飞得那么明显!花大价钱大精力教你的隐藏踪迹低调做鹰呢!你看到盟主那个怀疑的眼神吗你还飞你就要变成炖汤了!!!

盟主扫了一眼天上的飞鹰,说:“楚兄可是累了?那便休息吧,是我思虑不周了。你的身体……”

护法匆匆打断:“燕兄莫要多虑。在下现在已经好很多了,还是多亏了燕兄的朋友。”

盟主看了他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便不再说下去了。

 

第8章

虽然盟主一开始因为护法的美貌……咳,因为护法的虚弱而对他格外关心,可毕竟也是武林盟主,别的猜不出来,那么今天跟了他们一天的行动反常的飞鹰总该引起他的怀疑了。

盟主的心里有那么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在护法看不见的地方,他悄悄对自己手下传了密令。

正在唤飞鹰下来取下信函的护法背后一凉,右眼皮跳了一下。

不祥的预感……

 

第9章

教主被山寨头子拐上了月牙峰。

护法看完了手下的调查结果之后默默捂了一会儿脸,然后将信凑近烛火烧掉。

这个任务难度,比让他跑到武林盟主前来一句我是魔教护法我们来单挑一样难……不,是更难。

护法心里那个苦,唯一的听众小跟班还被盟主自己打发去魔教分舵投诉飞鹰的服务去了。

他想,今天这么明显,盟主又不傻,估计很快就会怀疑自己,找人调查自己,该要用什么样的借口跑走比较好呢……

 

第10章

盟主手下的办事效率就是高,比魔教的有效率多了。

他用手指轻敲桌面,手下在他耳边轻声汇报,听完之后,盟主忍不住笑了起来。

原本只是自己一时忍不住多管闲事,万万没想到居然就这么遇上了一个不得了的美人,对方大概是清楚自己身份的,也许猜到、又或许还没猜到自己知道他的身份,如果自己继续装,不知道最后到底会出现什么结果呢?

虽然有点恶趣味,不过这下可好玩了啊……

魔教的护法好像要比自己想象中的更不一样呢。

 

第11章

夜深人静。

护法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合眼。

唉,一想到教主的事就烦,特别烦!

翻了好几个身,好不容易有点睡意了,隔壁房间传来了一阵……的声音。

护法:……

过了一阵子。

护法:………………

忍不住又翻了两次身,能不能小声点啊!护法拿被子蒙着头,除了把自己闷得难受以外没有一点用。

最后他忍不住一掀被子,抱上枕头出门。

 

第12章

“笃笃——”

盟主开门,虽然他因为内力高深,早就听到了隔壁护法翻来覆去和护法的隔壁那些不堪入耳的声音,但是盟主仍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楚兄?怎么了?”

护法沉默了好久,才说:“睡不着。”

盟主:……好像没有哪里不对。

但是我总觉得他在向我撒娇???

盟主的眼神变得很奇怪。

已经很困的护法没有发现,他推了推像墙一样挡着门的盟主,说:“燕兄介意我过来和你挤一挤吗?”

盟主回神,笑道:“当然不。”

其实人家心里恨不得你来呢~

 

第13章

护法把枕头一放往床上一趟才发现自己没有把被子也带过来……也就是说,他得和盟主一起盖被子了。

护法好想把自己埋起来,太蠢了。自从见到盟主之后自己的聪明才智完全丢了,蠢得不行,迟早要被发现并抓住拿去当人质。

盟主也发现这个问题,不过他很坦然地掀开被子躺下,然后才问:“一起?”

“要不我还是……”护法提出建议。

盟主把被子大部分都往护法那边挪,“一起。”

语气肯定,无法反驳。

护法只好努力往墙边缩了缩,减小自己的存在感。

 

第14章

盟主一向是浅眠。

三更的时候,他被一阵很微弱的咳嗽声吵醒。睁开眼发现是护法。

尽管房里黑漆漆的,但是其实还是看得清一点的。护法眨了眨眼,他捂着嘴,低声道:“吵醒你了?抱歉。”

盟主伸手过去轻轻拍护法的背,他问:“咳了多久?”

一边思考自己之前睡得怎么这么熟,护法咳了那么久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

护法摇头不答,心想盟主也太放心自己了,自己咳了那么久居然才发现!

“咳、咳咳咳……”见盟主醒了,护法也就没有忍着,结果反而还被呛到了。

正在给他顺气的盟主见状,一把把护法搂进怀里。

理由名正言顺:方便,出了问题也好发现。

护法被咳嗽扰得无法多想,也就顺势揪住了盟主的衣服。

盟主低头瞧了瞧,护法皮肤苍白,手看得出是常年握笔的。但因为身体较为虚弱,所以手上的青色血管明显,往下看去……身上也没多少肉,抱起来都是骨头,不太舒服。

不过这种瘦弱的身材,配上的是一张美得惊人的脸的话,只会令人产生一种保护欲。

特别是盟主这种正气凛然的大侠,根本把持不住。

于是盟主只好默背一遍《道德经》。

 

第15章

第二日护法醒来的时候还以为天还未亮,迷迷糊糊地蹭了一下被子以后才发现哪里不对……

昨晚自己是发了什么疯才跑来和盟主睡一间房!病糊涂了吗!

等等……

这个被子……

有点温暖呢……

护法僵硬地抬起头,看见盟主轻笑着问:“云奚睡得可好?”

护法窘迫且尴尬,苍白的脸上染上一丝红晕,盟主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放开他起身,解释道怕云奚你受凉本来就身体抱恙要是再出什么事在下可就十分过意不去了之类的。

护法内心滴血,觉得自己出来找教主真是一个十分错误的决定。

早知道自己应该趁着这种情况直接上位,反正魔教现在大小事务就是自己在管,整一个管家婆。

唉。

 

第16章

“云奚是要上那月牙峰?”盟主皱眉道。

护法点点头,一脸担忧,“我拜托人去寻找,得到的消息就是他最后出现在那儿。”

“那人对你很重要?”盟主内心有一丢丢的不开心,话语里暗含着自己也没察觉的醋意。

护法满心都是想着如何摆脱盟主上那月牙峰寻人,也没感觉出来,答道:“差不多吧,我必须找到他。”

然后我再也不做这护法了,没病都得气出病,有病迟早被气死。

盟主从原先的只有一丢丢不开心变成十分不开心。他想了想,眼含关切地看着护法,说:“既然如此,我陪云奚你一起去吧,你的身体不太好,小厮看起来也是个没……手无缚鸡之力的,我左右也无事,自认武功也尚可,这一路可护你们周全。”

护法正在喝茶,听到盟主这话差点呛住。

盟主不应该很忙吗?!护法要抓狂了。

盟主轻轻拍着护法的背,接着说道:“哎,那我就当云奚你答应我了。”

不……我没有……护法咳得眼角都渗出泪花,绝对不是因为被气哭的。

盟主看着护法的样子,心痒难耐。

 

第17章

盟主没有说的是,其实那月牙峰上的山寨当家和他是结拜兄弟。他兄弟在盟主当上了武林盟主后,主动提出两人来往不要那么密切明显来维护盟主名声。盟主拗不过他,也就应了。所以江湖上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俩居然是好友。

盟主传信给当家,问你最近是不是又掳了什么人回去。

当家回信,信中满满的都是委屈,说望舒你怎么能这么想我,什么叫又,我从来不随便掳人回来好吗,我只是带了一个人回来当我的压寨夫人罢了。你有空记得来喝喜酒!对了,这人说他是魔教教主你顺便来看看是不是真的吧。

盟主:……

盟主内心复杂,不用想那肯定就是魔教教主了,魔教护法都收到消息了准备上来救人了……

转念一想,盟主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于是他洋洋洒洒回了封信说恭喜恭喜为兄一定来喝喜酒,以及那魔教护法已经准备找上门来了我帮你拖着他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要不把人藏起来吧。

当家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怀里正揽着腰酸背疼的教主,说夫人你看我们来玩金屋藏娇好不好!

教主:……

妈的智障。



——未完待续——

评论 ( 2 )
热度 ( 5 )

© Kil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