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ig

咸鱼中,lof只点爱心和小蓝手啦

[唐秀]一曲桃花水(一)

唐梨知仰面躺在地上,身上多处因为剑伤而缓慢渗出血液,她感觉到自己的体温正在慢慢降低,更糟糕的是,此时天上下起了小雨。

唐梨知任由冰冷的雨水打在身上。她缓慢地眨了眨眼,脑海里飞速闪过一帧帧画面,也许,是要死在这里了吧,说不定连尸体都被野兽分食,她想。

尽管如此,常年保持的警惕让她感觉到有人正在向自己走过来,听脚步声还是个习武之人。

谁?这种偏僻的地方……该不会是刚刚任务里的漏网之鱼折回来补刀吧。

然后——

然后视线里出现一把红色的伞,一个身着粉裙的女子站在自己的身边,低头看着自己。唐梨知视线被雨水模糊,因而看不清对方的面容。

随后便陷入了昏迷。

 

唐梨知意识清醒之后,并没有迅速睁开眼,她不动声色,借此感受一下自己所处环境。

唔……药味?

有人在自己身旁坐了下来,给自己把了把脉,唐梨知不自觉一颤,这种命门被人抓着的感觉着实不好受。

“咦,你醒啦?”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惊讶道,“好快的恢复速度呀……”

唐梨知慢慢睁开双眼,缓了一会儿,才能看清东西。她微微侧头,一个身着粉裙的女子坐在床边看着自己,一双杏眼清澈灵动,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唐梨知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女子却示意她暂时不要说话,起身倒杯水给她,说:“你放心吧,身上的伤我都帮你做了处理了,等会喝点药很快就好啦。”

看到唐梨知脸上迷茫的表情,她噗哧一声笑了,继续说道:“我的名字叫柳桃,七秀弟子,主修云裳。你是唐门弟子?”

“嗯。”唐梨知低声应答,她快速整理自己现在所处的情形。半晌后,她问:“为何救我?”

柳桃依然坐在床边,她用手撑着下巴,歪头想了想,说:“救人需要理由么?”

“如果你救的是一个杀手呢?”问完这句话,唐梨知突然想到刚刚柳桃说的——她知道自己是个唐门。何况自己当时的情景……怎么想都知道自己干的是什么。

柳桃支支吾吾半天答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她总结一句:“我想救就救了,你管我!“

唐梨知听到以后倒是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笑。

 

于是在伤好之前,唐梨知被柳桃强制性的留在了这里。

她问柳桃,这是哪?柳桃说,这里是巴陵。然后柳桃推开窗户,唐梨知这才看见外面一片的桃花林,树枝上的花苞含苞待放,唐梨知这才恍然发现,不知不觉竟已快到春天了。

对于她来说,季节更替并没有什么意义。她只要知道今天执行什么任务就好了。唐梨知去过很多很多地方,从蜀中到江南,再到雁门关,亦或是大漠,这片土地她基本都踏过。巴陵当然也来过,可唐梨知从来没有认真看过她去过每一处地方的风景。只有日复一日的奔波,即使疲倦也不敢、无法停下。

柳桃开心地说:“梨汁你看,快到桃花开放的时候了哦~ “

“是梨知,不是梨汁。“唐梨知一本正经地纠正道。

“梨汁多可爱,还很好喝。“柳桃回过头来瞪她,”不要总是那么严肃,老得快,就不好看了。不说这个,等桃花开的时候,漫山遍野都会是桃花,可美了!如果你伤势恢复不错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唐梨知心想,我拒绝的话,你会答应么?很明显不会嘛……

 

唐梨知身量和柳桃差不多,甚至因为训练缘故,身材看起来比之柳桃更要纤细。柳桃身子骨不大,然而身上的软肉却如何都减不下去。

唐梨知穿着柳桃的衣服,靠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含苞欲放的桃花入了神。

柳桃坐在一旁缝补她的唐门衣服,衣服经过一番打斗明显有破损,柳桃深知唐门弟子连身上的衣服都会藏着暗器,在疗伤时费劲心思脱下来以后就没有再动过,直到唐梨知醒来才在她的提示下将所藏暗器一一取出再进行缝补。

当时她一脸惊奇地看着桌上堆满的暗器,拍拍胸口说吓死了呀幸好当时没有碰到这些暗器,上面居然还淬了毒!然后又问唐梨知,这些暗器藏在身上难道不会伤到自己吗之类的。唐梨知也不知如何解释,最后想了想说,你穿着试试就知道了。

唐门的衣服设计向来贴身,柳桃嘟嘴不满,捏了捏自己腰上的软肉,说,这种衣服怎么可能穿得下去啦,哼。

唐梨知原本的意思是这衣服不要也罢,然而柳桃坚持不能浪费。唐梨知拗不过她,就随她去了。

“当当当~你看怎么样?“柳桃得意地展开被自己缝补得完好且看不出痕迹的衣服,很是自豪。

唐梨知笑道:“很厉害。“

不出意外地看见柳桃像个孩子似的炫耀自己的绣工可是比同门弟子都要好的。

天气晴好,阳光透过窗户洒满一地,仿佛将心脏也烘得暖暖的。

 

唐梨知醒来没多久,就发现自己脸上的唐门面具被摘掉了。

她问柳桃:“我的面具呢?“

“拿下来了。“

“放哪了?“

“怎么?“

“……“

柳桃哈哈大笑,说:“知道啦,你们唐门是不是有个说法,面具只能摘下来给意中人看?然后嫁给他?“柳桃凑上来促狭一笑,轻轻摸了摸唐梨知的脸,”美人儿~你从了爷也是可以的呀,爷长得也不算丢脸不是么?嫁给爷你还赚了哦,爷可是云裳,再也不怕野外被人追杀,多有保障!“

柳桃的头发有几缕垂下来,拂过唐梨知的脸,带着她渐渐熟悉的清香。

“……“唐梨知耳朵有点红。

柳桃依旧笑嘻嘻,然后说:“不逗你啦,你要的话我现在拿给你……“

唐梨知泯了抿唇,转移视线看着别处说:“没关系……“

于是柳桃高兴地哼起了江南的小曲,继续去煎那药去了。

而令人皱眉的苦药味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以忍受了。


评论 ( 1 )
热度 ( 9 )

© Kil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