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ig

咸鱼中,lof只点爱心和小蓝手啦

[喻黄]甜味

*双蛋快乐!

*拿来当新年小礼物的段子,原本它是段子啦结果爆字数了,最后节选了最喜欢的部分再寄出去了_(:з)∠)_

*最近文力不太高,因为太太们的战力都好高啊,完全就是等着太太们投喂的节奏,so……

 

 

 

       训练结束后,大家都回到各自的宿舍里准备休息。

       G市的冬天,温度虽然不算低,可这几天一直在下雨,又湿又冷,实在是让人受不了。

       喻文州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准备继续看录像,分析他们下一场比赛的对手。坐了一会儿觉得有些冷,才想起来自己忘记开暖气。虽然喻文州是土生土长的G市人,可他还是不太习惯这种天气。

       他想起黄少天是战队里最怕冷的。黄少天不是G市人,是魏琛从网游里拐回来的。每次一到冬天,黄少天总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在有暖气的地方比如训练室里还好,一到外面,他恨不得把自己裹成一团才出去。

       喻文州忍不住笑了起来。

       四周有些安静,只剩偶尔“啪嗒啪嗒”响的键盘声,直到——

       “卧槽暖气居然坏了!心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好吗!你们谁现在开了暖气让我进去取个暖啊我快要冷死了冷死了冷死了!”

       走廊上响起黄少天的声音,隔着房门隐隐约约传进来。喻文州顿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什么,没有去开门反而是继续分析。

       而其他人则纷纷把房门打开一条缝,暖气和灯光一起透过缝隙漫出来,黄少天冲到徐景熙房门准备推门而入却被徐景熙手疾眼快地拦下了。

       “黄少啊对不住啦,我这暖气也坏了你去看看郑轩的怎么样!”

       黄少天还没转过身去就听见郑轩说:“亚历山大啊黄少!我睡相不行的啊!宋晓可以!”

       被点名的宋晓默默地对郑轩竖起中指,然后他装出一副惊恐的表情,“不了不了黄少我房间太乱了!哎呦李远就你了!”

       李远:“……”

       李远正在思考要怎么拒绝,就听见卢瀚文勇敢地接过了话头阻止了正欲发飙的黄少天:“黄少来和我一起吧——”

       黄少天刚想说不愧是蓝雨的未来小卢赞一个!结果卢瀚文接下来的话让黄少天心都碎了忍不住沉思微草那个刘小别到底对他们未来的栋梁做了什么。

       卢瀚文说:“——可是黄少你会不会说梦话啊?如果会的话还是算了吧,一想到无论白天黑夜都要接受你的垃圾话洗脑就觉得好可怕!你去找队长好不好队长肯定OK啦!”

       好样的小卢!下次给你加个鸡腿!其余的人都给卢瀚文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

       黄少天怒:“卧槽你们还有没有人性有你们这样对待队友的吗!?说好的队友之间相亲相爱互相照顾呢啊!你们忘记了战队规定吗!不怕我向队长投诉你们吗!”

       大家都笑嘻嘻地说,黄少你肯定不会这么残忍的啦,你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棺材见(ting)了都开盖的剑圣啊!我们这是为你好,么么哒!

       你妹啊!你们卖队友!我平时是这样对你们吗你们居然这样对我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啦!!黄少天大叫,然后只能缩着身子无奈地去敲一直都没有动静的喻文州的房门。

       见喻文州没有反应,寻思着是不是又准备熬夜看录像什么的了,于是黄少天悄悄地推开喻文州的房门,发现喻文州的房门没有锁。而喻文州果然还在做着那些分析。

       房间里开了暖气,刚刚在寒冷的走道上徘徊许久的黄少天此时一溜进喻文州的房间,整个人就都不想动了。

       喻文州好像没有察觉有人进来。黄少天放轻自己的动作,想试试看能不能吓到对方。不过他也清楚,这种可能性是很低的。喻文州的警觉性其实还是很高的,从以前开始他就基本没怎么吓到过喻文州,反而是被喻文州吓到的次数比较多。

       果然,他才刚走到喻文州背后不远处,喻文州就说:“少天,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

       黄少天见又被喻文州识破,于是就从背后环抱住喻文州,下巴抵在喻文州的肩膀上,郁闷地说:“队长你怎么知道就一定是我啊知道是我进来又不和我打个招呼万一是别人呢?咦对了队长你怎么不锁门?”

       “这么晚还鬼鬼祟祟地摸进我的房间的人只有你啊少天。”喻文州摘下耳机,顺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还有你不要乱摸。”

       说着,他抓住了黄少天的手。黄少天的手冰凉冰凉的,每年冬天都这样,和喻文州认识并熟络之后就常常抓着喻文州的手不放,美名其曰取暖。这个习惯被蓝雨的其他成员吐槽说什么取暖啊,明明就是吃队长豆腐嘛!

       喻文州听到这样的话,都只是笑而不答。

       “队长你刚刚没听到我和郑轩他们说话啊……卧槽队长你知道吗我房间的暖气居然坏了!这种时候居然坏了!就算要修还也要等到明天了可是没有暖气的话我好冷啊,会冷到睡不着所以我想来你这里睡一晚……咳,都是因为郑轩他们不肯理我啊!小卢还说我会说梦话!什么嘛这怎么可能啊!我都没感觉好不好!咦队长我的手好冷你也感觉到啦?借我暖暖好不好~”

       大概是暖气使得黄少天恢复了活力,他又开始blabla地讲了,不过喻文州早就已经习惯了,他默默地握着黄少天的手,然后一起塞进口袋里。

       黄少天愣了一下,然后又说:“队长你太棒啦我觉得我不冷了!真的!……咦你的口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嗯塑料包装的……是颗糖?”

       黄少天在喻文州的衣兜里摸到一个圆圆的东西,直觉告诉他这是一颗糖。

       喻文州保存完资料之后就将电脑关了机,听到黄少天的话之后想了想,说:“今天从瀚文那里没收的,他最近甜食吃的有点多我怕他再吃就蛀牙了。少天要吃吗?”

       “咦可以吗?那就太好了我看看啊这颗糖不是那个谁之前给他的吗?我去还是柠檬味,不嫌酸?哈哈哈难怪我看他今天不太高兴原来是被队长你没收了糖。”黄少天看清糖果的包装之后就一把撕开了糖纸将糖扔进自己的嘴里。一股酸味顿时从舌尖开始蔓延。

       “唔好酸!”黄少天眯了眯眼,忍不住腹诽这么酸的糖怎么看卢瀚文吃的看起来就那么甜?

       喻文州莞尔,然后他看着黄少天,说:“那你想让它甜一点吗?”

       黄少天也看着他,他从喻文州眼里读出了对方话里的那层含义。于是他主动凑上去吻上喻文州,感觉到喻文州配合地张开了嘴之后便把糖球送了过去。

       “队长,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嗯,很甜。”

 

-FIN-

 

 


评论 ( 3 )
热度 ( 22 )

© Kil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