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ig

咸鱼中,lof只点爱心和小蓝手啦

[喻黄]大事なものは目盖の裏

*昨天那个美人鱼的脑洞_(:з」∠)_

*文力不足各种乱吹【。】请见谅(´;ω;`)

*标题与文没关系啦其实……

 

黄少天凭着自己小小的身体,努力地在人群中一直往前挤,挤到了最前面。

水族馆他也来过好几次,但是与以前不同,水族馆不知从哪得到了两条罕有的美人鱼,一男一女,而黄少天看的则是一条男性美人鱼,他的脸庞很清秀,看起来很年轻,上半身的外表与一个人类少年无异,下半身是长长的鱼尾,鱼尾呈现淡蓝色。

他不像隔壁那条女性美人鱼害怕人类在水里四窜,而是静静地坐在一块礁石上,釉绿蓝的眼睛看向某一方,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但是黄少天知道,沿着那个方向一直走的话,会见到大海。

 

身旁的游客来来去去,只有黄少天一个人扒在玻璃上看着他。

突然他的脑海中有一道声音响起:“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

黄少天呆住,他看见那条美人鱼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还轻轻晃了晃鱼尾。他的脸腾地就红了,平常能说个不停的嘴此时一句话也说不出。

美人鱼也没再逗他,说:“你站在这里这么久,不累吗?”

黄少天这才缓了过来,他摸了摸自己有点烫的脸,“好像是有点累,咦好神奇你可以这样和我说话吗?那你能听见我说话吗?”为了不引起周围人的注意,黄少天小声地说。

美人鱼点了点头,然后又笑着看着他。

“你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什么吗?啊对了!我都忘了,我叫黄少天!黄色的黄少年的少天空的天!你呢?美人鱼应该有名字的吧?你的名字和我们的一样吗?还是说像书里的美人鱼那种啊,但是那种好难记。”

“你的问题有点多。”美人鱼等他说完了才慢慢答道,“我叫喻文州,比喻的喻,文化的文,州府的州。我们和人类……某种方面来说差不多吧,你们知道的我们也知道,还有,我是鲛人。”

“鲛、鲛人?”黄少天有点迷惑,“有区别吗?不都是美人鱼吗?你们看起来都差不多,难道美人鱼会唱歌你们不会?”

喻文州笑,还吐出几个气泡,“不是,不过这两个词看起来就不一样不是吗?”

“……”黄少天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闲着没事干就到处走,我悄悄跟着别人混进来的嘿嘿。爸爸妈妈都挺忙的所以我平时都自己一个人,不过我还能和同学一起呆着,只是今天他们都没空……谁信啊我昨天才听到那家伙说今天很有空结果一跑过去就发现家里根本没人!”

等黄少天说完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一个人讲了很久,而喻文州什么也没说。

“呃……你刚刚有听吗?应该没听吧啊哈哈哈同学们总是嫌我话多虽然他们也不会因此不理我……”

“我都有听,”鱼尾拍了拍水,“你说的我都有听。不过我还没见过这么能说话的人。”言外之意是你是第一个。

黄少天挠了挠头,有些不太好意思。

“给你看点东西。”喻文州说完就抬手摸了摸一条刚好游到他附近的小鱼,小鱼很快欢快地游了出去,不一会儿它的身后跟着一小群鱼,这个水箱里有的这一群里都有,喻文州的手在水中划动,鱼就跟着他的手划过的痕迹进行变向。

这样的行动并没有持续很久,整个过程不过半分钟,但是已经能让小小的黄少天看呆了。周围还有游客,看到喻文州刚刚的动作和鱼群的配合,也被惊住了。

真漂亮啊,也好厉害。黄少天想。

小鱼还是继续在喻文州身边游来游去,喻文州微笑着看向黄少天,“喜欢吗?”

“喜欢!”黄少天拼命点头。

 

后来黄少天只要有空的时候都会来水族馆遛达,每次都是快闭馆没什么人的时候。来得多了连工作人员都认识他了。

“那条美人鱼,也只会理你啊。”今晚值班的青年说。

黄少天眨眨眼,笑着说:“是吗听你这么说我觉得好高兴!今晚我能不能迟一点走,我有话想和他说。”

“随便你,你来锁门吧反正你都来了这么多次了,不过千万要记得啊,不然出了问题我饭碗就要丢了。”

“好的好的我什么记忆力你还不知道吗走吧走吧今晚我来锁门就是了你怎么比我话还多。”

“文州文州!我又来啦!这几天比较忙所以我都没有来真是抱歉!今晚我可以晚点走你不会介意吧?”黄少天顺手拿来一张椅子坐下,边说便敲了敲玻璃。

喻文州游了过来,嘴边吐出一小串气泡,说:“你今天有话要跟我说,对吧?”

黄少天有点纠结,不管什么都瞒不过喻文州,他是该高兴呢还是高兴呢?

“咳咳,是这样的。我之前不是说我想当职业选手吗?你还记得吧?就那个荣耀的职业选手,我现在已经可以去训练营啦,大概……明天就可以走了。”

“那少天应该高兴才对。”黄少天抬头看喻文州,那双釉绿蓝色的眼睛里有高兴,也有失落。

黄少天知道,自己的心情和喻文州其实是一样的,不过可能自己高兴的情绪还会多些。因为这是他的梦想,而且他被寄予了厚望。而喻文州……有可能永远只能在水族馆里呆着了,能和自己说说话的人现在要走了,即使他衷心地恭喜对方,也还是有私心吧。

黄少天站起来,像小时候一样扒在玻璃上,认真地看着喻文州,一字一顿地说:“我会带你走的。”

带你回你想去的地方。

喻文州失笑,一串串气泡吐了出来,黄少天认真的样子不算少见,不过这次特别认真。他忍不住想要相信对方了。

他也学着黄少天一样扒在玻璃上,说:“好啊。”

过了一会儿,喻文州说:“那我送你一份礼物,当是恭喜你。”

他闭上眼睛,黄少天有些惊讶,他想他知道喻文州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喻文州是鲛人,《博物志》里记载:“南海水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能泣珠”。不过水族馆里的人鱼即便是从大海里被捕捉关在了水族馆,也没有哭泣过。

这是非常宝贵的东西。

喻文州将珍珠抵在玻璃上,然后嘴里念着什么,珍珠便慢慢地透过了隔水玻璃,掉了出来。黄少天急急忙忙地伸手接住。

也许是光线的关系,珍珠看起来呈现水蓝色。十分特别。

“谢谢。”黄少天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他深吸一口气,尽量压抑自己胸中涌动的情绪。

“要加油啊。”

 

“嘿大家早啊我回来了有没有人要来PKPKPKPK?今天魏老大不在不怕有人来突袭了!哎别跑说的就是你上次PK到一半魏老大就来了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呢这次一定要再来啊!”

“黄少你放过我吧!”

“黄少那家伙说想和你PK你别信他!”

“不是是他!”

……

闹完了大家才回到各自的座位上,黄少看了看发现角落还有空位,他就跑过去对旁边的人说:“哎你这边没人坐了吧介意我坐吗你看他们都被我虐怕了不想和我坐了要不你好心一点收留我啊!咦你玩的也是剑客?需要我指导指导吗?”

“好啊,不过我其实是玩术士。”少年抬起头看着他笑。

“!!!”黄少天差点喊出来,幸好被喻文州眼疾手快地捂着嘴拉着坐下来。

等确定对方不会喊出来了他才放开。

“你怎么在这里?而且你的……你的鱼尾呢?”黄少天小声说。

“呵呵,这个我答应了不能说出来。”

“……好吧,没关系你现在在这里就好了,你怎么想到跑来这里?我还想着……嘛算了,诶你的手速有点慢啊,这可不太好。”

“嗯。”他把剑客的账号卡换下来换回他的术士,“是有点慢,不过还行。”

“放心吧有我在呢!我会保护你的!现在要不要来PK一把?”

“好。”

 

-FIN-


 @乐乐嘤嘤嘤嘤 来试着at一下_(:з」∠)_


评论 ( 23 )
热度 ( 33 )
  1. 沉迷胖球的巴鲁兽Kilig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真的写了好开心~\(≧▽≦)/~珍珠的那个场景是不是就是我画的那个?是的话我的黄少就太小了噗…

© Kilig | Powered by LOFTER